2005.2月~4月  末冬至初春

這是氣候非常異常的一年,2月多還有連續的寒流來襲,

這時的我們已經進入模型的補土階段,

10幾度的低溫之下,沾著水,拿著砂紙,鼻子還掛著兩行涕,

非常惡劣的工作環境,白天冰冷,夜晚寒冷。

造船廠裡漫天的泡棉細塵,此起彼落的氣動打磨聲,

師傅們個個板著臉、叼著菸,老神在在的反覆做著熟練的動作。



我們這群小鬼,什麼都不懂,亂搞亂玩,

不知用剩的補土在硬化時,會產生熱能,不能靠易燃物,

我們的欽哥把用剩的補土丟盡甲炳裡,

頓時冒出小火花,情急之下又把裝甲炳的勺子踢倒,

燃燒著的甲炳四處流竄,點燃了一旁的帆布棚,

又波及了港邊的野草,

路過的跑船人赫見,大聲吆喝,"失火啦..."

廠長飛奔而下,一把推開欽哥,怒斥"滾.................."





泡棉三兄弟




活像個公娼??



哇哇哇!! 別這樣....=.=**

 

huizong06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